云南茶树王旅游简介
穿越西楼顶——记录一次伸手可摘星辰的乡村徒
布朗族的“邀贯奇”婚俗

穿越西楼顶——记录一次伸手可摘星辰的乡村徒

日期:2020-07-28 17:50点击数:

  穿越西楼顶——记录一次伸手可摘星辰的乡村徒步

  一山挑两湖

西楼顶,位于临沂市沂南县毗邻蒙阴县的分界线,西望是浩淼激荡的云蒙湖,东边高湖水库蛰伏在脚下,舒张成一张温润碧绿的荷叶。

  

以西楼顶为中心,北有佛山顶,南有水塘崮,大小十几个山头,绵延数十公里。336省道岸堤段和335省道旧寨段没有打通的时候,这里是偏远落后的穷乡僻壤。如今,不光有柏油路经佛山下连接了两条省道,从万佛山村经泉水庄、姚家峪到大山头,又新修了一条路基十几米宽的旅游路。西楼顶,越来越清晰的进入了人们的视野。

 

  

我们几位蓄谋已久,终于选在初冬的午后,从佛山山口开始了三个多小时的西楼顶穿越之行。

  

抬脚踏进层层梯田里的桃树林,桃树叶子由青或黄或红,斑驳缤纷。出了梯田,盘桓在斜坡杂草和石灰岩的石罅中,仔细辨别着依稀可见的小路,爬不多远,已是气喘如牛。稍事歇息,在半山坡回望山口对近在咫尺的佛山,遍山为赭红色的页岩,状如仙桃。在满是石灰岩的群山中,突兀的出现别样的石质,不得不惊赞大自然的神奇。或许因为这神奇,山上有石碑记载,几百年前佛山顶就建有泰山老母行宫,香火兴旺。现在经过方圆几百公里的善男信女捐款重修,丹墙黑瓦的几座庙宇掩映在松柏中,很是壮观。善男信女进香许愿时挂在树上的红布条,随风飘舞,增添了佛山的神秘。

  

短暂休息后,找到一个缺口,很快就爬到崖壁上面。远处看到刀削斧砍似的悬崖之上,北部竟然平平整整,裸露的岩石间,还有不少村民开垦的耕地!一条蜿蜒的机耕路,从西边不远处的村庄,盘桓至山顶,向南隐入苍茫的山间。地里种的大多是地瓜或玉米。地瓜采收的不是很干净,走了不几步,就发现了一个大的,可惜没有工具,用手拔的时候,断在土里了。用乱石垒砌的石棚,高不超一米,里面放有铺席,想必是村民劳作之余,遮风避雨栖身的地方吧。

 

  

小心翼翼的走到悬崖边,万佛山村像一只大鸟,栖落在山下,展翅欲飞。脚下就是悬崖,不敢久望,赶忙奔到机耕路,顺路南行。接近南边山根,路左侧有一户人家,石屋石墙被几棵树簇拥着,恍如隔世的遗存。树类繁多,有国槐、柿子、山楂,还有杨树。看到有人过去,树下的狗狂吠,不知表达的什么意思。听到狗叫,女主人站在院子里说:渴了吗,家来喝水吧——并不问你是哪里人,倒像是来了串门的邻居。我惊奇的问:这山顶哪来的水?您是哪个村的?她笑了笑,用手指了指西边:到山下俺庄挑的,半里路。刚上山,还不是特别渴,我们没有进院,打过招呼继续南行。

  

山根下有左右两条路,左侧奔向松柏密布的西楼顶,说是路,只不过有人行走过的痕迹,看着难走。走右侧路,相对较平坦。转到山嘴,有条新修的路连接,视野也一下子开阔起来。连绵的山峦,层层叠叠,向东方舒展的同时,自然的围绕成一个巨大的孤形,村庄、梯田、树木、道路,在高湖水库周边,秩序井然的排列。一丛两丛的杨树林,树叶泛着金黄。一棵两棵的柿子树,叶子已经落尽,只剩下满树火红的柿子,像一盏盏小灯笼,点亮初冬的田野、山坡。朱家林就隐藏在水库东岸的湖光山色里,山东省委党校旧址所在地——石旺庄紧邻水面,诉说着一段难忘的历史。

 

  

柿子树南边不远,几处院落,能够居住的房子为数不多。院子边,楸树林子里,一老人赶着几只羊。长枪短炮一阵拍,老人抬了抬头,笑笑,没有说什么。小村南边不远,正在建设一处宅院,西边山坡上十几位妇女在栽种着什么。看到我们过来,干活的人看起来很惊讶。问起到姚家峪山谷怎么走,大家看起来都很熟悉,纷纷指点道路。

  

右拐钻进西边的松树林,攀登了几步,才感觉气喘不过来。落在后边的两人,喊了好几声,就是没有跟上。夕阳快落山了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再次连声高喊,终于听到了他们的回音。林间没有岔路,我们不再等,急匆匆望前奔。

  

前方树林闪现出碧蓝的天幕,山顶就是西楼顶了!这时感觉不到了累,几乎小跑着攀到山顶。松树林下,茅草茂密,一条小径蜿蜒在草丛中。夕阳透过树枝斜照下来,余辉似细密的金线编织在林间。没有一丝的声响,真疑心脱离了凡世。

  

再往前,密林中忽然出现了一片草地,有两个篮球场大小。站在草地上,面对着空旷幽深的山谷,给人豁然开朗的感觉。山谷南边,一连几个山头,想必最高的那个就是水塘崮了。水塘崮的故事实在是太多,崮前的蝙蝠洞更是神奇,只能改日再访了。

 

  

紧走几分钟,山坳东侧,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,有个小院子出现,一位老人扛着撅头从西边过来。一定是传说中不肯搬下山的史老太太了!老人头发尽管斑白,快七十岁的人了看起来还比较年轻。我们和老人走进院子,低矮的小屋仅容得下两三个人坐。老人姓田,娘家是姚家峪的,父母就她姊妹一个,给她起了个男人的名字,嫁到这家姓史的人家,以前同属于沂南县,修岸堤水库的时候,全家户口移民迁到大坝下的葛墟村,现在属蒙阴县,儿子就住在那里,女儿嫁到了姚家峪。孩子给她安装了一块太阳能发电板,能看小电视,带一个不到十瓦的灯泡。

  

从老人住的地方到山下,还有近十里的路程,天色已晚,我们急匆匆告别老人。向山下走出了很远,老人还在院子前的石碾边招手。

  

顺着山谷走,又有几处残垣断壁在路边。不知哪户人家,种出一块小菜园。白菜还没有收,一畦香菜一畦小莴苣,油绿绿的,煞是喜人。山谷两侧近处有很多梯田,整齐的石坝子,不知得用多少时间才能磊成。远处,色彩斑斓的山体像一副油墨画,悄无声息。就地用整块岩石劈成的碾台,诉说着一段悠长的历史。姚家峪,一个神奇的名字,北有西楼顶挡住西北风,南有水塘崮密林涵养水分,峪内依然保留着少有的原生态,这里生产的香椿不仅香味浓郁,而且上市早,很受人们青睐。

 

  

夕阳已没有了光的尾巴,走到山谷有住户的地方,接我们的车已经等待多时了。小路贴近石壁,随着山的走向,随意或铺几块石板,或砌几步石阶,或戳平一段土坡,和山体自然的融合在一起。望着对面暮色苍茫的山谷和谷底散落的村落,还有头顶旁逸斜出的山榆、棠棣等杂树,别有一番情趣。走不多远,有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的摩崖造像,孤零零的刻在石壁上。看到我们发现了宝贝,山下的两人又急着往山上爬……

  

回到登山起点万佛山放车的地方,西楼顶上已是繁星点点!真不敢相信,我们就是从手可摘星辰的山顶穿过!

产品分类